*ST秋林(600891.CN)

*ST大化B等两家公司触发面值退市 东北资本市场面临新考验

时间:20-06-06 01:44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6月5日,*ST大化B已连续19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低于面值。6月8日(下周一)该股将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,触及终止上市条件。而就在本周,*ST天宝已经先*ST大化B一步触发了面值退市条件。*ST天宝和*ST大化B的注册地皆是辽宁省大连市,两家公司双双面值退市,再次引发了市场对东北上市公司的关注。

两公司或相继面值退市

*ST大化B6月5日晚公告,截至6月5日,公司股票已连续19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,按照涨跌幅 5%计算,预计公司股价在后续1个交易日将继续低于股票面值,公司股票将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,触及终止上市条件。根据有关规定,公司股票将于6月9日开始停牌,上交所在公司股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,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。

与*ST大化B相比,A股市场中的*ST天宝触发面值退市条件无疑更为引人关注。2008年,*ST天宝正式登陆资本市场。2018年开始,*ST天宝的基本面每况愈下,公司陆续出现债务逾期、违规担保等情况。*ST天宝的“17天宝01”截至2019年4月9日未能按时兑付5.35亿元本息,构成实质性违约。*ST天宝2019年7月29日晚公告,董事长黄作庆因涉嫌虚开发票罪,经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,已被大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。伴随着基本面的恶化,*ST天宝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出现1.65亿元和19.1亿元的亏损。与此同时,*ST天宝的二级市场股价也持续下跌。该股自4月30日首度跌破1元面值之后,股价便一路下行,截至6月2日,公司股价已经连续20个交易收盘价格低于1元面值。

6月4日,吉林省的上市公司*ST鹏起A股股票收盘价为0.98元/股,B股股票收盘价为0.056美元/股,首次同时低于公司股票面值。6月5日,*ST鹏起的A股和B股继续在面值下方运行。根据相关规定,在上交所既发行A股股票又发行B股股票的上市公司,其A、B股股票的收盘价同时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,由上交所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。

另外,黑龙江省的上市公司*ST金洲在5月14日至6月3日连续15个交易日,股价低于1元面值,6月4日,该股重回1元面值上方。不过*ST金洲在6月5日再度跌破面值,收盘时报于0.95元。

吉林省的另一家公司,*ST中天此前已经连续多日股价跌破面值。6月5日,*ST中天的收盘价报于1元。继*ST天宝之后,这3只东北籍A股上市公司股票在后市会否面值退市,无疑也将引发市场的持续关注。

低价股占比逾三成

“目前,市场中的1元股大多是‘退市概念股’,2元股则是1元股的预备队伍。”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。

据证券时报.e公司记者统计,目前东北三省的A股上市公司当中,低价股扎堆的现象颇为明显。

截至6月5日收盘时,吉林省的43家上市公司当中,股价低于4元的股票有18只,占比为41.86%,其中,*ST鹏起的股价已经低于1元面值;1元股共计4只,分别是*ST中天、*ST金鸿、*ST利源和ST成城;吉视传媒和吉林高速等6只股票已经加入2元股行列。在黑龙江省的36家上市公司当中,股价低于4元的股票共计12只,占比为33.33%。除了*ST金洲的股价低于1元外,其中,华电能源、ST瑞德已经成为1元股,国中水务、龙江交通和中国一重均为2元股。在辽宁省的73家上市公司(不含*ST天宝)当中,股价低于4元的股票合计26只,占比为35.6%。其中的1元股有*ST晨鑫、大连港(港股02880)和国电电力;2元股包括铁岭新城、营口港、凌钢股份、金山股份等共计9家公司。

在董登新看来,在注册制改革及新退市制度的影响下,A股已经进入股价结构调整的新时代。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,绩优白马股及高科技股成为稀缺资源,普遍受到资金和机构追捧,而垃圾股则迎来投资者主动用脚投票。“注册制改革+新退市制度教会了股民风险意识及‘用脚投票’,真正赋予了8年前(2012年)A股引入‘一元退市标准’的功效。”董登新说,2012年至2018年8年间,一元退市标准因为是一个摆设而曾被人嘲笑。但是从2019年开始,一元面值退市法则已在A股市场不断显现。2020年,一元面值退市标准将会更显市场光芒与魅力。

据证券时报.e公司记者了解,今年年初至今,已经有两家黑龙江省的上市公司暂停上市,分别是*ST秋林(600891)和*ST工新。其中,*ST秋林是因为2018年、2019年连续两年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、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,而在今年3月18日开始被暂停上市。*ST工新是因为公司 2018 、2019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连续两年为负值,上交所决定自5月29日起暂停公司股票上市。除了*ST秋林和*ST工新之外,吉林省的*ST利源和黑龙江省的*ST信通也可能会暂停上市。

去年至今仅新增5家IPO

相关上市公司面临的面值退市、暂停上市压力,令东北三省上市公司数量少的现状显得更为突出。据了解,A股上市公司数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长期以来,东北地区的后备上市公司资源要远远小于珠三角、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。

辽宁证监局披露的公开信息显示,截至3月31日,辖区共有17家辅导备案企业;大连证监局3月份统计数据显示,辖区共有拟上市企业9家,其中已报会企业3家(其中1家为中止审查状态),辅导备案企业6家。吉林证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,截至2020年4月末,辖区共有拟上市公司13家,其中,在审公司4家,辅导备案公司9家。黑龙江证监局公布的信息显示,截至4月7日,黑龙江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企业有8家。另据证券时报.e公司记者了解,目前黑龙江省还有两家企业已经报会。与之相成鲜明对比的是,江苏证监局披露的江苏资本市场分地区情况统计表(2020.04)显示,该辖区辖导企业数量合计277家。山东证监局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3月31日,该辖区拟上市公司数量为93家。

上市公司后备资源匮乏,直接导致了东北三省IPO公司数量少。以吉林省为例,自吉大通信在2017年1月23日登陆深圳创业板以来,该省已经连续3年多无新增A股IPO公司。2019年,黑龙江省企业新光光电成功跻身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当中,并因此成为东北三省首家科创板上市公司。而在新光光电上市之后,截至目前为止,黑龙省尚无公司A股IPO。辽宁省的情况要好于吉林省和黑龙江省。2019年,分别有辽宁省首家科创板公司芯源微、七彩化学和亚世光电等3家公司实现了IPO。今年,辽宁省神工股份也已正式上市。去年至今,整个东北市场仅新增5家公司上市。

对于相关地方政府部门而言,目前有待解决的两个问题是:增加新量,保住存量。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东北三省新增上市公司数量少的问题恐怕并非短期内能够解决,而且这里面涉及的因素也的确比较复杂。